中二病没好完全的弃坑与脑洞狂魔,说话啰嗦,目前正处于懒得打字以及打字贼慢的瓶颈期,周末出现,新人请多支持。

BEAT

“一定要找到我哦!”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笑着拉起了他的手。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混合着蝉鸣一下一下地击打着他的太阳穴,黄昏背后的黑夜就要袭来了。他在森林的某处迷途,踩着自己破碎的影子前行。粗糙的树皮上毛茸茸绿油油的青苔上肆虐着鲜红色的点状生物,感觉一触就会灼伤手指。

“喂,你在想什么呢?我要说三了哦。”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穿着粉红色毛衣,不曾起过一颗毛球,纯白的毛袜总是很洁净,披着灰色外套,向他招了招手。

空气湿润,像透明的塑料袋般笼罩了一切。不是一头有水汪汪大眼睛的小鹿或一只皮毛光滑的小兔驻足,他清晰地听到它们细微的血液流动声和相对有力的心跳声。他不会是个屠夫或猎人,尽管他不是很记得起,但却逼迫自己确信这一点,否则动摇的话他就不能继续下去了。身上摸不到任何可以伤害的工具,他渐渐放了心,脚步不知不觉放缓。

“我说,三——”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微微张口,脸颊上的肉鼓起来。

似乎有雨,长长的雨丝如钢琴线根根分明,坚韧地将天地相连,又像粘稠的蛛网。光线被分割成一段段,像小票据一样被紧握在他手里。有着浓艳的长羽毛的小象般大个子的鸟禽用爪子敲击树干,树干蒙上了一层软软的金色纱雾,像新娘的婚纱般艳美,现在渐渐渗出了浑浊微温的红色汁液。

“二——”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眯起了眼睛,嘴角上翘,透着点憨厚的可爱。

瞳孔在放大,世界成了模糊的色块拼凑的拙劣产物。他摸索着棱角分明的绿色立方体前进,蹒跚着脚步,注意不要跌到褐色的2D平面上去。莫名的预感,走着走着,有一个红褐色的小尖顶映入他的眼帘,几乎是让人难以承受的清楚,他走 醒醒。

“一!”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转过身去,马尾一甩一甩向远方扑去。

一个小亭子,红褐色的水流倾下,发丝柔顺地飘散在风中,青草的气味微凉,硕大盘结的鹿角,粉红色小蝴蝶结,灰色的外套,浅绿的长袍,白皙纤巧的手指,朱红的扶栏,小小四四方方的青石阶,粗糙的雕纹,血红的斑纹,圆圆的脸,延伸的星空,他走近,他 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

“I GET YOU.”他扑去包住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指尖划过胸口。

脑浆如同又甜又黏的粥般轻轻摇晃,你急匆匆地擦去了鼻尖上的汗水,深深叹息后,抵抗着头痛僵硬地挪动关节写字,在自己的小笔记本补充上:“这个恶鬼,已经不能渡回来了。”

一旁的台上是被摔得不成样子的成年男性尸体。


2018-11-0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