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没好完全的弃坑与脑洞狂魔,说话啰嗦,目前正处于懒得打字以及打字贼慢的瓶颈期,周末出现,新人请多支持。

一 信任的藻饰(上)

瑞鹤用银叉子戳着培根和面包片,用银匙子搅着加了糖的热牛奶。银碟子中央堆着小丘般的炒饭,男人别扭地用绑在一起的双手捏着银勺子试图吃饭,同时瑞鹤在吃饭的间隙抬了下头就开始咯咯咯地笑起来。“亲爱的【1】,这些天你都没开过口,第一句就要嘲讽我吗?”男人可怜巴巴地说着,嗓子有些发干。“闭嘴,萨纳佬【2】。”瑞鹤似乎是被“亲爱的”这个甜腻的字眼触怒了【3】,虽然仅仅因为这个他是不能以偏概全地否定所有萨纳人,但他仍然用了这么一个称呼。

沉默了好一会儿,期间瑞鹤用刀叉把八分熟的单面煎蛋划成一块块吃了,又喝了半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葡萄汽水(虽然他更喜欢草莓味的)。“你可以尝试一下,黛码【4】式的手抓饭。”他随即嘲讽道。“如果真的是海鲜炒饭我倒觉得可行。”男人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当然在骷髅花纹的口罩下并不能被看到,黑色双眼还是浑浊模糊,“亲爱的,你看起来不就像只红通通的大螃蟹吗?”瑞鹤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明白对方过于跳跃的思维。男人咳了几下,极其认真地扫了一眼瑞鹤的红色睡衣,板着面孔说:“我是想让你喂我,比较下饭。”

瑞鹤非常确信自己如果在喝汽水一定会当场呛死,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去盯着这个男人,心里嘀咕着萨纳人怎么都莫名其妙的。“就算我确实用了比较强制的手法让你呆在这儿,那也真的只是拿钱办事。你这段时间都快把我吃穷了,我是说,把绑匪饿死绝对算防卫过当……”“够了,你闭嘴就完全可以了。”瑞鹤狠狠地砸了桌子,桌上的碗碟特别是那只印有“Lovely Dancing Monkey”的盛牛奶的黑白马克杯都猛地摇了好几下,吓得男人差点没按到桌子上。“我,亲爱的,这个杯子真的摔不得,别人‘死送’的。”

“‘死送’?啧,”瑞鹤匆匆抢过勺子舀了饭,伸过去,“我管什么呀,你给老子吃就行了。”吃了好几勺,男人努力往后退了一点,深呼吸一下,开始咳:“咳咳,慢点儿,快,咳,噎死了。”“喂你就算好的了,喏,给你。”瑞鹤因为对方狼狈的模样心情大好,难得耐心地把那杯牛奶递了过去,冷静地看对方喝。

“行了,”瑞鹤突然站起身,向门口的柜子走过去,“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不能乱旷课的,你这混蛋……”“亲爱的,我,呃,我的雇主会宰了我的,我还年轻,不想暴尸街头……”“少来,关我什么事!”瑞鹤烦躁地吼了回去,去碰座机的话筒,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靠近了,刚要回头就被死死锁在怀里捂住了嘴,一阵眩晕感无法呼吸更无法用力挣扎。“亲爱的小甜心,你可不能离开啊,”非常近地靠在耳边的深沉吐息,以及唯一能看到的小麦色皮肤的看着有点瘦但从肌肉纹理来看很有力气的手臂,瑞鹤已经体会到对方有多大力气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东西了,你被选中了。”

瑞鹤只是恨自己不能马上昏过去,以免受着家伙的胡言乱语折磨之苦。

【1】萨纳人习惯的通常称谓,可以对陌生人

【2】萨纳,架空地点,临海

【3】瑞鹤是苏格(架空地点,工业区)人,比较保守……吧

【4】架空地点,临海,旅游业发达


2018-11-0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