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没好完全的弃坑与脑洞狂魔,说话啰嗦,目前正处于懒得打字以及打字贼慢的瓶颈期,周末出现,新人请多支持。

一 信任的藻饰(上)

瑞鹤用银叉子戳着培根和面包片,用银匙子搅着加了糖的热牛奶。银碟子中央堆着小丘般的炒饭,男人别扭地用绑在一起的双手捏着银勺子试图吃饭,同时瑞鹤在吃饭的间隙抬了下头就开始咯咯咯地笑起来。“亲爱的【1】,这些天你都没开过口,第一句就要嘲讽我吗?”男人可怜巴巴地说着,嗓子有些发干。“闭嘴,萨纳佬【2】。”瑞鹤似乎是被“亲爱的”这个甜腻的字眼触怒了【3】,虽然仅仅因为这个他是不能以偏概全地否定所有萨纳人,但他仍然用了这么一个称呼。

沉默了好一会儿,期间瑞鹤用刀叉把八分熟的单面煎蛋划成一块块吃了,又喝了半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葡萄汽水(虽然他更喜欢草莓味的)。“你可以尝试一下,黛码【4】式的手抓饭。”他随

2018-11-04

BEAT

“一定要找到我哦!”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笑着拉起了他的手。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混合着蝉鸣一下一下地击打着他的太阳穴,黄昏背后的黑夜就要袭来了。他在森林的某处迷途,踩着自己破碎的影子前行。粗糙的树皮上毛茸茸绿油油的青苔上肆虐着鲜红色的点状生物,感觉一触就会灼伤手指。

“喂,你在想什么呢?我要说三了哦。”圆脸黑长发的女孩子穿着粉红色毛衣,不曾起过一颗毛球,纯白的毛袜总是很洁净,披着灰色外套,向他招了招手。

空气湿润,像透明的塑料袋般笼罩了一切。不是一头有水汪汪大眼睛的小鹿或一只皮毛光滑的小兔驻足,他清晰地听到它们细微的血液流动声和相对有力的心跳声。他不会是个屠夫或猎人,尽管他不是很记得起,但却逼...

2018-11-04

龙:好——我们差不多要开始了。

猫:要我讲什么,讲荤段子吗?

龙:你今天不太对劲耶,莫不是个假猫。

猫:怎么了?

龙:我的猫从来不在公开场合讲荤段子。

猫:对呀,这种事像你会干的。

龙:……嗯哼?

猫:等等,你刚刚说谁是你的猫?

龙:我只是说我的猫不会在公开场合讲荤段子,怎么样,要不要证明一下你不是?

猫:……你赢了,睡客厅去。

龙:NO!

2018-09-16

自家小情侣的小日常2

玩梗ing

鲸绵:小甜心,你听说过吗?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单身狗。

瑞鹤:看老子干嘛?老子看起来像是吗?

鲸绵:那还真是巧,我也不是。

瑞鹤:那谁是?

(盯——)

藤影:看老夫干什么,老夫凭本事单身,骄傲了吗?

九鑫(藤影的备胎男友+弟弟):啊...嚏。几号了?什么时候学校放假?

PS:九鑫的话也是我的心声,校政猛于虎也。

2018-09-16

自家小情侣的小日常1


瑞鹤本来是没有任何法术天赋的,但架不住人家男朋友是家族性质的祖传火系天赋。可是藤影确实没搞懂,这种祖传也是可以靠睡觉传染的?那某位的两个哥哥是不是算到处留种?

好吧,这都不重要了。重点是瑞鹤现在一情绪激动周围就开始烧东西,这不,瑞鹤一看到桌对面自己弟和他男朋友秀恩爱背后的窗帘就开始疯狂烧还在狂抖火星子。然后,大家都慌了,当然除了藤影。藤影表示:你和你男朋友秀起恩爱来不差这会儿,让他记得赔我出租房的窗帘钱和其余费用就行了。

“小甜心,怎么了?”鲸绵——瑞鹤男朋友总算把那锅海鲜汤给端出来了,再不端出来房子就得着了。然后火噗呲一下就熄了。行,内部解决,挺好,为消防队节...

2018-09-16